繁體中文EnglishEspañol FrançaisItalianoفارسیPortuguêsDeutsch

塑造身分與塑造城市

citytalkidentitywide

本文其他語言版本: 英語

我們在本月中與「飛利浦宜居城市」合作,舉辦第三次Twitter討論會,過程相當愉快,節奏也很明快,我們提出有關於公民身分與城市的問題,對話也頗為精彩。(特別讚揚飛利浦永續部門主管@harry_verhaar,他的Twitter初體驗如此猛烈)

活動之初,我們好奇各位的身分是否受所在城市影響@RunUrb表示,「生活在英國倫敦,周遭滿是各國人民與創意,讓我更敞開心胸,願意與各種人見面及工作」;@C2MTL亦有同感,提到「加拿大蒙特婁似乎擁有吸引創意的力量,或許與二元文化(和奇特天氣)有關」,幾乎所有人都能指出,城市對身分塑造有何作用力。

接著我們轉向城市身分,詢問哪些因素會左右城市身分@buttermilk1表示,「歷史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」,@what_up_son也同意,另提到「地點與貿易也牽動歷史」;@CarterLavin則提出「兄弟鬩牆」理論,認為「城市會深受鄰近城市影響,例如美國費城/聖荷西的定位皆與紐約/舊金山有關」,@ghanscom更進入精神分析,提及美國巴爾的摩「難以動搖的自卑情結」,參與者普遍認為,城市都有自己的身分。

下個問題是:城市如何既尊重過去,同時建構新身分?@harry_verhaar主張,城市應「在過去上建築未來」,提議「城市能運用地標與歷史,做為社會活動核心,並吸引觀光客」,@popupcity亦覺得,「城市的新身分應以過去為基礎,強調優點,並維持新舊交錯元素」,@futurecapetown則指出,「尋找保存與創新的平衡點很重要」。

城市常用燈光塑造身分,強調心目中最佳特質,@Neighborhoodist樂於接受缺陷,提到「美國洛杉磯居民無論好惡,都必須承認Staples中心的紫色光害與聚光燈,已成為這座城市的一大特色」,@harry_verhaar則回應,「好的照明不會造成大量光線外洩,讓人們能舒適入眠,不受光線干擾」;也有人論及辦公大樓照明太過浪費,@elyanaja提到美國聖地牙哥「一棟『永續』能源公司的辦公室燈光日夜不滅」,實在很「諷刺」。

之後我們詢問,城市逐漸成為21世紀超級品牌,民族國家是否會退居第二位?@futurecapetown表示,「城市可成為全國的大使」,@nameyourhood亦主張,「城市常是旅客或商務人士評斷國家的依據,所以是重要品牌行銷機會」,但國家也別擔心,@CarterLavin提醒,「戰爭仍屬國家掌管範圍,而非個別城市」。

文化多樣性與城市身分的關係也引起諸多討論,我讚揚倫敦(與多數倫敦人)「熱愛成為世界級城市」,@ghanscom提到,多元對都市再生很有利,認為「這是吸引美國人回到城市的一大主因」,@CarterLavin則表示,「人們論及城市文化是否多元時,食物常是話題」,接著帶動一長串關於世界美食的愉快對話。

討論會尾聲,我們論及都市化與全球化對城市身分的可能威脅@elyanaja指出,「都市化與全球化未必會造成城市面貌惡化」,不過@popupcity提出異議,覺得「許多全球化推動的都市再生方案特質都相同…」,@Neighborhoodist認為問題或許更貼近地方,「有些社區身分可能陷入危機,但城市身分卻顯不斷突顯/誇大」,@humestreet則不擔心,表示「一如合作結果總是較好,多元也能創造更棒的成果,只是需要對話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