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EnglishEspañol FrançaisItalianoفارسیPortuguêsDeutsch

面對氣候變遷

6436223489_b0b63ff8c3_z

本文其他語言版本: 英語

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(COP17)於上星期五落幕,達成某些國際協議,《城事》編輯Joe Peach與「未來開普敦」編輯Rashiq Fataar在本文中,回顧這一系列的合作文章,討論其中最佳構想,以及會議最終協議內容是否足夠。

Joe Peach(以下簡稱JP):在先前發表的16篇文章中,你覺得哪一篇最能鼓勵永續?

Rashiq Fataar(以下簡稱RF):我覺得最初那篇關於後石油城市七大趨勢的文章很吸引人,因為那篇文章直指問題核心,不再胡扯哪些策略也許行得通,而是透過學術研究,清楚說明人類沒有石油後能做些什麼,分析城市該如何設計,而非介紹彼此孤立的環保構想,不只強調要停止使用石油,更必須改變文化。

JP:對於建立永續城市,我覺得關於永續區域劃分的那篇文章,最有可能帶動實質改變,許多構想都希望改善現狀,讓現有事物更加永續,例如有關廢棄物處理新方式的文章,雖然內容頗受歡迎,但我覺得首先應大幅降低社會的消費量,因此就實際重大轉變而言,城市區域劃分若能更加永續,才會真正扭轉局面。

RF:你覺得那篇文章重點何在?

JP:其中一點很有意思,認為若讓城市更加永續,市區面貌或許會與今日大不相同,在許多人心目中,這都是大事一件,天際線會改觀,眾多城市也強烈捍衛既有天際線。

RF:南非開普敦的思考常走向極端,例如有人建議放寬樓高限制,社會竟然開始爭辯建築物是否會比鄰近的「桌山」(Table Mountain)還高,實在很荒唐。

JP:有篇文章在討論「綠建築」是否永續,你有什麼看法?人們在這些建築上花費諸多時間與經費…

RF:「綠星」評等在南非頗受歡迎,不久之前,第一棟五星級建築才遭到六星級建築超越,那位作者提出一項重要問題,「這些解決方案是否真對環境有益?抑或只是對建築物本身有益?」,這也是我關心的重點,開普敦那棟五星級建築位於市郊,我非認為建築物一定得在市中心商業區才算永續,但另外那棟六星級建築就座落在高速公路旁,多數人都會開車往來,附近亦無大眾運輸工具。永續評鑑標準在設計時,應該要考量建築與週遭環境的關係,開普敦副市長認為,建築開發若違背市府規劃就該降級,若遵守大眾運輸路線方案等官方目標則應升級。

JP:我完全同意,思考永續若忽略背景脈絡,簡直不可思議,這讓我想到另一篇以社會永續為主題的文章,輿論不斷要求降低碳排放量,但社會永續該如何納入其中?

RF:此事很重要,尤其是因為非洲社會相當不平等,社會永續當然是關鍵,包括社區衝擊、建築物使用都牽涉其中,開普敦正在興建一座新高樓,每天只運作八小時,這對於城市是好事嗎?

JP:你說的很好,建築物若能具備多種用途,使用時間較長,也會為社區帶來更多價值。

RF:更多活動代表公共範圍更活躍。

JP:「混合使用」至少在英國都會發展相當熱門,大型建築物目前已鮮少僅有一種用途。

回到這次會議的話題,新聞已報導各國簽署的協議內容,但相關時程似乎很漫長,我們出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《前往德班之路》(Road to Durban)放映會時,他們強調至2020年必須達到哪些目標,但此次協議卻似乎是從2020年起才要採取行動。

RF:雖然有協議總勝過沒協議,但身為環境運動人士,我覺得這份協議仍相當不足,若2020年為目標,內容相當貧乏,「綠色和平組織」成員Kumi Naidoo指稱,政治組織在這場會議中勝利,因為碳排放減量目標縮小許多,未來這些政治單位會繼續過往十年的行為,我不覺得本次會議是以勝利落幕。

JP:或許這是向遠大目標邁進一步,若能以現有合作為基礎繼續向前,這場會議或許將成為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重大時刻。

RF:這是個很好的起點,「德班行動平台」(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)可以做為基礎,重點正如你所言,在於各國彼此傾聽及妥協,可是這對美國有何意涵?美國至今均未簽署京都議定書,難道未來五年打算毫無作為嗎?

JP:這種「急切感」讓我想到訪問「猴麵包樹」創作者Daniel Popper的內容,藉由藝術作品提升可再生能源意識固然很好,但除此之外呢?現在才增高社會意識是否太遲?難道社會意識仍未建立嗎?

RF:我明白你的意識,提升社會意識的場合很重要,若社會已具備這種環保概念,只是多此一起,但我們走訪Mthatha與Mvezo地區時,就會注意到這種巨大落差,民眾確實缺乏此種意識,若能建立某種巡迴展覽,或許能鼓勵民眾從社區開始改變。在理想世界裡,我們能將這件作品載運至南非各地,成為教育與永續計畫的象徵,你我擁有永續意識,歐盟亦然,但環顧四周,國內許多民眾還不清楚。

JP:但我們前往鄉村時,沒什麼機會與村民交談,你覺得他們真的欠缺永續意識,或只是我們並未察覺?

RF:都有可能,不過以愛滋病為例,我們已深刻感受到教育不足的後果,也目睹社區受到哪些衝擊,我認為氣候變遷問題的處境也相同,COP17與會者曾提到,這些訊息應該更簡白,例如鼓勵搭公車、不要開汽車,或是鼓勵民眾打造自己的花園。

至於那篇電動車的文章,我不知道你是否曾聽過,南非正在開發名為Joule的電動車,你覺得電動車在歐洲與英國是否會更快上路?

JP:有些人主張電動車已經上路,傳統汽車數量當然仍遠高於電動車,但倫敦各地出現愈來愈多充電站,許多企業也選購電動車負責公務通勤,因為距離通常都不遠。

RF:政府創造哪些誘因?除了塞車費之外,還有哪些措施鼓勵民眾在城市裡駕駛電動車?

JP:英國政府有好幾項相關措施,正如你所言,電動車駕駛不需支付塞車費,也有多個停車位或充電站僅供電動車使用,因為電動車目前數量不多,停車相當容易與輕鬆。這些都是誘因,但也有些人認為政策方向依然錯誤,汽車依然會製造污染,況且我們並不清楚電力生產方式,製造汽車過程也會耗費能源,再加上汽車可能殺人,故不論使用何種燃料,對社會都有負面影響。電動車並非能拯救世界的神奇解答,車輛讓行人在路上感到危險,如果住在車流量大的街道旁,也比較不易認識鄰居,汽車確實衍生出種種社會議題。

RF:對於在美國紐約「高架公園」的記錄,都會空間能發揮什麼功能?這些空間的優點如何與氣候變遷議題產生關聯?能否藉由這些空間製造可再生能源?這些空間本身即等於減少碳排放量嗎?

JP:「高架公園」等計畫相當驚人,人們在此能與舊有功能產生連結,讓民眾光是待在城市裡,便已感到快樂,也有益於自然和植物,許多動物也因此得到棲地,公園固然可吸收二氧化碳,但我覺得此類建設的社會利益高於環境利益。

RF:也再次突顯出社會永續的重要性,不過這些空間與相關規劃也能成為範例,增進大眾對環境議題的意識。

JP:「高架公園」內毫無可再生能源發電裝置,你覺得是否有些可惜?

RF:我覺得應該要有所考量,並非出於急迫,但也許關乎這座公園對紐約的意義,是否能成為環境永續象徵,任何在紐約的事物總會在全球放大,當地也許啟用一座小型的新廣場,隔天早上網路就會出現2000篇相關部落格文章,紐約市應利用「高架公園」宣傳可再生能源,例如在公園沿途劃定綠色區域,鼓勵建築物與公園相連,增添幾分綠意,這會對全球傳達很明確的訊息。

JP:或許應該期待另一座城市發揮創新精神,善用閒置的都會空間。

RF:開普敦有幾段停用的高速公路,開放民眾步行,現場風很大!若在上面裝設小型風力渦輪也很適合。

JP:城市裡各種臨時建設也很吸引人,是否可能在閒置土地上出現臨時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設備?或許也是另一種構想。

RF:聽來確實很有意思,但一切又回歸到土地所有權的複雜問題,一如你在善用閒置建築那篇文章所言,開普敦也有很多空屋,希望能好好利用。

JP:英國很幸運,法律及財稅制度讓地主願意提供空屋,讓慈善單位或社會企業使用,否則一切不可能發生,所以重點在於建立法規架構,鼓勵土地形同捐出建築物,如果符合財務成本考量,許多人都會答應。

RF:對於非洲「綠色城市指數」,你有何看法?

JP:評比十分有意思,尤其各位對此期望不太高,許多人質疑其正確性,我在另一篇文章中亦有同感,但我覺得許多人有些誤會,重點並非列出前30名最「綠」的城市,因為我們還無法明確定義,而是要強調有哪些作為、哪些城市正在努力,讓人們有機會瞭解如何改善城市,突顯最佳範例,排名高低並非關鍵。

RF:只要評比排名,名列前茅者就可能自滿,認為不需繼續投資,「非洲綠色城市指數」將城市分為數級,就會形成競爭關係,希望不論評定為哪一級,這些城市都會持續努力。

JP:不如舉辦競賽,獎勵在一年之內發展進步最多的城市,可以藉此鼓勵所有城市都追求永續目標。

RF:我會偏好重視氣候議題的城市,認為這些城市應該更進一步,除了如你所說舉辦競賽之外,這些城市也應相互對話,透過會談或網路方式,與其他未列入排名的城市交流,城市、市長、人民若能跨越國界和洲界對話,就能轉化為實質行動,甚至是政策。

JP:城市為了追求永續,是否應提高居住密度?

RF:我喜歡建築稠密的城市,各種聚落結合在一起最好,各國過去都希望散落在國內各地的居民能夠幸福,強調提供服務給每個人,必須要有強大的政治領袖勇敢宣誓匯集聚落,大眾運輸與基礎建設要落實才會更容易,所以需要政治意志帶頭。人口密集在歐洲幾乎已成為必然,希望非洲城市也能及早發現,而非等到25年後瀕臨崩潰。

對於善用空屋,與其建立新的「創新中心」,對於改造現有建築,創造環保或社會益處,你有何看法?

JP:改造既有建築環境確實很重要,因為目前多數建築未來50年內都不會倒塌,所以得盡力促進環境及社會永續,英國社會住宅設計不良,南非亦然,這是一項大問題,也有諸多改善空間,兩國情況仍有差異,英國的社會住宅更加密集,也距離市中心較近,但仍需扭轉負面效應。

RF:至於有關德國環保城市的文章,當地由單一政黨經營一座城市,自行發展規則,卻未向外拓展影響力,是否形成孤立主義?

JP:我認為任何區域若訂定規範,都必然會影響週遭地區,這個案例也絕不可能是例外,若某個地區找出更具永續精神的構想,就該和大眾分享!

RF:我常聽聞歐洲天然氣管線的爭議,某些國家揚言斷絕供應他國,與那篇可再生能源外銷的文章也有關係,要如何改變現況?

JP:一切必須納入正式架構之中,確保不會出現挾能源以令諸國的現象,讓單一國家主宰全歐洲的局面太可怕,必須轉交由獨立機構營運。

RF:若各國都自行投資開發可再生能源,能夠外銷固然是好事,可是關鍵在於各國都能擁有穩定供應來源,不需完全倚賴他國,歐盟已有前例,因為政治或管線出了差錯。

JP:若系統發生技術問題,人們當然不希望全歐洲都陷入能源短缺窘境,但我樂見少數國家的可再生能源供過於求,我們一定得尋找永續方式,將能源轉運至他國,南非日照充足、潛力無窮。

RF:社會上已浮現迫切感,有些人建議在北開普敦設置太陽能發電廠,可以做為象徵,南非用電量不能再高於已開發國家五倍。

JP:而且還製造大量二氧化碳。

RF:你覺得這些文章的構想集結起來,呈現什麼面貌?

JP:我覺得涵蓋相當廣泛,可是我們尚未直接觸及經濟永續議題,所以永續構想絕不只有17個。

RF:眼見歐盟目前情況,經濟永續的重要性與環境或社會議題不相上下,若各國忙著相互紓困,永續投資會受什麼影響?

JP:許多人提到永續作為對經濟有益,但我們尚未見到大型範例,相關宣傳不足,若能努力宣傳,各國也許會更願意投資。

RF:未來各項永續投資是否需要強制訂定最低額度?

JP:我希望局勢不要走到這一步,但假若各方不斷違背承諾,可能將成為必要之舉,我個人相信應盡量由經濟力量決定方向,故期望有天永續作為的經濟效益會顯而易見,就別無抗拒的理由。

RF:中國已意識到這件事…

JP:我有同感。

RF:…中國只是沒有大張旗鼓而已,但在製造可再生能源及翻修城市方面已有種種進步,或許某天世人才會突然驚覺自己落後許多,導致經濟嚴重受限。

JP:會議現場流傳著某種陰謀論,指稱中國已有盤算,要在會議最後呈現完整的永續系統,出乎眾人意料之外,我不確定情況是否確實如此,但中國顯然比許多國家更為投入。

RF:我原本不知道中國是全球可再生能源最大投資國,所以感到很意外,但中國覺得領先潮流有助於國家利益與經濟,我並不覺得驚訝。

JP:我很支持此類發展計畫,若過去其他國家沒有如此大規模的開發案,我希望中國能展現各種可能性,讓更多人願意起而效尤。

「COP17的17個永續構想」系列文章請見此

照片來源:Flickr用戶DECCgovu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