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
現代錫金:快速變遷下的地方認同

modernsikkim

甘多克是印度東北部錫金邦首府,不過數十年前,錫金還是個獨立王國,與尼泊爾、不丹、中國接壤,如今已屬印度領土。錫金文化相當獨特,但是正快速變遷,為了促使社會討論現代錫金身分認同,Dipika Kohli籌組「現代錫金」,發起「一系列非正式的網路與實體對話」,最近也在甘多克舉辦圓桌論壇。

我們有幸透過電子郵件向她提問,並聆聽她對當地的期望。

問:在現代錫金活動中,你希望出席者以「現代錫金」開頭造句,請告訴我你心目中的現代錫金是什麼?

答:論及現代性時,會浮現許多問題,例如「現代究竟是什麼意思?」,在甘多克與12歲至90歲的民眾討論五個星期後,我們明確聽到錫金身分認同的變化,錫金不到四十年前仍是獨立王國,如今已是印度一邦。今日關於環境清潔的問題,以及遵循中央政府指示的問題,都形成新挑戰,錫金觀光局所謂的「綠意清境」在許多本地民眾眼中只是口號,但都只是私下批評。很多人最希望能自由發言,不必擔心腐敗政府以各種手段打壓個人意見;民眾也擔心下次再發生大地震時(我在甘多克期間遇到規模5.0地震),未依照現代法規興建的建物將無法支撐。

sikkim2

文化也成問題,人們擔心年輕一輩不會說錫金語,為了追上鄰近地區,民眾壓力很大,有些人也覺得這是造成當地自殺率高居不下的原因,不過Sonam Tashi Gyaltsen曾到印度其他大城市求學與工作,後來返回甘多克,與朋友一同成立設計顧問公司,他對未來相當樂觀,他提到,「現代錫金就是此刻,今日行為將決定未來」。

你對甘多克有何期望?

我希望甘多克能保有魅力,維持現在的真實感與根基,我不希望這裡和尼泊爾加德滿都一樣霾害嚴重,以至於民眾看不見山嶽或自己的初衷。

人們告訴我,若有人過世,整個社區肯定都會放下手邊工作,一一前來致意,是種普遍的默契,不論是布提亞族、列普恰族、尼泊爾族或其他族群,都會共聚一堂,當地市長表示,這種社區和諧正是錫金美好之處。

回信之際,我身在加德滿都,我和Orangutan Swing網站的夥伴正在尋找新城市、新方式、新地點,讓居民能夠討論各種重要地方議題,更多資訊請見網站。

在多方合作的模式中,什麼事讓你最感意外?這種工作模式有何優缺點?

在這項計畫中,我們和設計顧問公司Echostream創辦人Sanom Tashi Gyaltsen合作,雙方一拍即合,很容易瞭解對方的思維,我們一家三口準備搭吉普車前往下一座城市時,他花了很多時間與我的五歲兒子道別,令我不禁流淚,他也依照錫金傳統,為每個人戴上柔軟的白色絲質圍巾。

sikkim1

優點在於能夠接觸他人不同的工作風格與方法,也能欣賞他人擁有、自身缺乏的特質,耐心即為一例,他幫助我們和當地民眾協調,他會說尼泊爾語,運用人脈聯繫各界,散播活動訊息,讓圓桌論壇更加成功。

至於缺點嗎?或許是因為團隊合作,每個人一開始都有眾多不同的想法,建立期望很重要,劃定務實的範圍更重要。

都市變遷可能劇烈,民眾若希望觀察城市演變,並積極參與塑造過程,你有何建議?

注意週遭發生的事物,不要因為沒有人抱怨,就輕易接受任何改變,這是我在甘多克六個星期學到的教訓,老友之間會坦承以對,有些人從小時候就相識至今,也只而在住家、昏暗酒吧等私密空間裡,人們才會敞開心胸。不過若想真正交流,必須傾聽各種觀點,對錫金民眾而言,要創造鼓勵發言的空間很難,可以從尋找關心相同議題的人們開始,每一小步都會讓人更接近目標一些。

「現代錫金」接下來有何打算?

很可能在甘多克建立駐地計畫,邀請永續設計、工程與環境科學專家前來,與居民分析各種實際案例,這是個起點,有些人希望聆聽與學習,各位若身為專業人士,希望有機會前往印度待一陣子,與當地民眾分享知識,歡迎透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