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
鼓舞世界各地糧食革命

food to share

原本始於沒落磨坊城鎮約克夏的地方糧食運動,為何能演變為激發全球民眾想像力的熱門現象?

六年前,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團體創辦人沃赫斯特(Pam Warhurst)參加研討會後,決心要在社區裡採取行動;社區工作者克麗兒(Mary Clear)在花園裡從玫瑰改種蔬果,還樹立「請自取」告示牌;「宣傳式栽培者」格林(Nick Green)改造連續殺人犯許普曼(Harold Shipman)曾任職的廢棄醫學中心,變成歡迎路人前來的場所。

如今英國各地類似團體超過50處,皆由社區網絡Locality協助連結,法國亦出現超過300個相關團體,主要透過社群媒體鬆散串連;世界各地更不計可數,包括加拿大蒙特婁、非洲國家馬利等。

該團體理念也滲入許多組織的思維中,都市設計師運用可食用植栽重新想像城鎮的面貌,學校將種植作物與園藝納入課程內,里茲大學與里茲都會大學正在打造可食用植栽校園,蘭貝茲地區則出現可食用植栽公車站

pollination street

這項計畫持續吸引世界各國媒體報導,並非因為當地植物品種特殊,巴西電視工作人員怎麼會有興趣,遠渡重洋拍攝蕪菁?一切是因為在不斷撙節的時代裡,這個案例或許能幫助大眾重新思考空間和社區。

Trussell Trust等組織的作為都顯示,由於社會福利延後發放、疾病等危機爆發、薪資過低不足以撫養家人,英國受飢餓所苦的民眾人數快速增加,亟需獲得援助,

在這些情況下,飲食是人類最基本需求,由人類自行掌控相當重要,這並非人們美化城市的手段而已,當政治作為曠日費時,社區決定不能枯等政府或議會,必須自行領導,有些政治人物也已開始跟進。

Long Causeway trading

這些團體發現,人們能藉由討論飲食,重新建立與地方及鄰居的關係,重新思考學習的意義,並教育子女因超市文化而流失的種種技能與知識,還能提供新商業機會。

有些小販與手工起司生產者仰賴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維生,鄰近農園則教導學徒園藝技能,並為孩童及年輕提供學習機會,原本在公共空間裡看似雜亂無章的植栽,其實是能夠重新連結社區及地方經濟的典範。

green route map

當地民眾也開始重新思考城鎮整體,可食用綠色路線連結健康中心、劇場、市集、車站、水道曳船路,為城鎮創造一致性,也為授粉昆蟲建立重要棲地。

《Incredible Edible》書籍之所以打算出版,也希望鼓勵人們以不同方式思考,由共同創辦人沃赫斯特及道布森(Joanna Dobson)合作完成,說明這項運動為何擴散至世界許多地區,以及如何在各位附近實現。我們希望說出這個故事後,鼓勵其他正在打造可食用花園的人們,並激發新一波改變力量。

本次出版計畫秉持相同精神,尋求群眾募資累積發行經費,各位最低只需贊助一英鎊,如果最終未達募資目標,各位不必付任何費用,活動剩下三天,各位若願意支持,歡迎加入,就像我們總是強調,只要各位能吃能喝,皆可參加活動。

Julian Dobson為作家、講者與研究員,希望為人人改善城鎮,過去曾擔任《New Start》雜誌編輯,目前經營Urban Pollinators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