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EnglishEspañol FrançaisItalianoفارسیPortuguêsDeutsch

地鐵停駛那一週

18065117_e7bcc6a809_z

本文其他語言版本: 英語

8月3日星期五: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各大媒體頭條上都寫著,「市區地鐵將停駛四天」,我心想,又來了,今年至目前為止,地鐵已停駛五次,因為聯邦政府、市政府、民間營運商與地鐵工會屢屢爭執不休。

今年地鐵所有權本應易手,由聯邦政府交給市政府,但市長馬克里(Mauricio Macri)接掌後,宣布票價加倍,引發眾多民怨,決定將地鐵交還給中央,可是票價卻未恢復舊制,此後雙方唯一共識,只有都不願支付地鐵所需的補助金。

此次罷工預計延續至隔週二。

8月6日星期一:週末相對平順,一如多數拉丁美洲城市,在布宜諾斯艾利斯,週日只有天主教堂還開門,但每個人都在好奇,隔天會發生什麼事。星期一上班,我身為英語教師,住處距離工作地點不遠,於是步行上班,途中經過家附近的地鐵站,還探頭確認是否停駛,果然沒營業。

8月7日星期二:我有一輛單車,但不常騎乘,因為擔心出門時,很容易遭公車輾斃,過往騎車時,也曾數度瀕臨死亡,因此我多數選擇搭公車或地鐵,不過今日單車才是最佳選擇。街上看似平常,直到我抵達附近的幹道,喇叭聲與可怕景象比平常更多,交通雖不致癱瘓,但確實很擁擠。

我轉個彎,騎上市區其中一條單車道,遠離街上種種混亂情況,不過有些卡車司機會把單車道當成免費停車位;準時抵達教室後,得知罷工將延長至星期四,報紙標題亦證實,地鐵將再停駛兩天。

8月8日星期三:對於市區情況,市民用「kilombo」(雜亂無章)一詞形容,早上我在市場購物時,聽著電台主持人不斷抱怨地鐵停駛,各方顯然尚在談判,在人人都滿意之前,人人都不滿意。所幸市長已想出解決辦法,動用學校校車,行駛在地鐵原本經營的路線上,問題在於,校車還得接送學童,故使用時段僅限上午十點至下午兩點,以及下午五點之後,對晨間尖峰時段亮無助益,但因為我的課堂下午一點才開始,所以我就搭公車,結果是一大錯誤,公車比平常晚十分鐘才抵達,且我在Plaza Miserere就被迫下車,剩下一半路程得再擠另一班公車,最後遲了30分鐘才到學校。

下課後,我決定搭乘郊區火車返家,雖然和公車一樣擁擠,但停靠站數較少,路程很快,可是下車後,我還得多走十個街區。

8月10日星期五:罷工仍在進行,到今日已成為當地史上最長地鐵罷工,民眾已無奈接受沒有地鐵的混亂生活為常態,遊民已在停用的地鐵出入口落腳為家,當天消息傳來,地鐵將在週末持續停駛。罷工於一星期前開始時,我正準備到智利度假,沒想到會停駛這麼久,如今我已不知還要多久。

8月14日星期二:即便身處在國家另一端的Mendoza,媒體標題內容大概也和首都相同,地鐵經過十天罷工後,終於復駛,解決方案只是暫時,政府答應勞工部分要求,但拒絕永久實施,不過市民光是見到地鐵運行,便已樂不可支,也願意忘記地鐵隨時可能再度停駛。

8月22日星期三:從智利返家後,地鐵已復行一星期,但距離我上次搭地鐵已相隔19天,感覺當然很愉快,原本惱人的乞討聲如同音樂般美妙,車廂外側的塗鴉如同藝術品,混雜油污與汗水的氣味聞起來如同法國名貴香水。

8月30日星期四:地鐵罷工很快退出時事舞台,但仍是親友茶餘飯後的話題,我參加了一場生日派對,吹熄蠟燭後,眾人談起在罷工期間的經歷,都覺得混亂好似天翻地覆。

布宜諾斯艾利斯居民總愛抱怨,人們也絕不會忘記這一星期。

作者Drew Reed為網路媒體製作人兼社區運動人士,專長為永續運輸,現居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,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研究單車與運輸議題。

照片來源:Diego3336與本文作者